物的容纳在于容量,人的容纳在于气量。

《道德经》说:“无,名天地之始;有,名万物之母”。这里的“无”和“有”都是指万物恒常的容量。川泽能够容纳污垢,山峦能够藏匿毒素,瑾玉能够隐藏瑕疵,这就是事物能够“容纳”的秉性。

老子的气量在于容纳自然之道,孔仲尼的气量在于容纳无穷的智慧,李世民的气量在于容纳谏言,宋江的气量在于容纳不同类别的人,张良的气量在于容纳机谋。所以,天下的人和事,都在于容纳。容纳自然规律就能兴旺,容纳知识就能聪慧,容纳谏言就能晓事明理,容纳不同品性的人就能万事通和,容纳机谋就能办事通畅。

容易涨起而又容易退落的是山溪的水,容易浅露而又容易满溢的是量小的器具,容易寒冷而又容易生热的是沙漠的气温,容易开裂而又容易折断的是劣质的木材。这四种物,大概是例举没有容性的事物。身份显赫而轻视地位低下,家庭富有而鄙视贫贱,身材丽质而瞧不起面貌丑陋,才高八斗而持才傲物,这四种类型,大约是在例举没有容性的人。容纳有各种各样,它无所不包含在内。人性含有灵气,等待学成后才能完美,这就是对求知的容纳;“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;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“。这是对宁静而致远的容纳;“山有木兮树有枝。心悦君兮君不知”。这是对静如止水的娟情的容纳。

观看《大易》损与益的思辨,就会知省忧和喜是同处在一门之内;通读《老子》伏与奇的哲学,就会查觉凶和吉共存在一域;掬一捧水,月亮也在手中,可是晦日已将不远;弄一束花香气沾满衣裳,但花儿零落的时间也将到来。所以,天的运行有它特定的常规,万物也各有各的定数,作为灵长的人,务必要持中守正,以恬养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