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云:“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”其深刻的哲理之光辉在当今社会,特别是在基层工作实践中,不随时间的推移而黯淡。无论是任何人,不经历刻苦的学习、艰苦的磨炼,是无法在关键节点上承担起艰巨又复杂的重任的。而这个漫长的磨炼过程,从另一种角度诠释,可以看成“忍”的过程。一言以蔽之,人,只有能忍才能负重。

何为“忍耐”?所谓忍耐,就是遇事不惊不跳,不急不躁,沉着稳重;就是不因小失大,不丢西瓜捡芝麻,不因丁点挫折和怨气而牢骚满肠,带上“近视镜”看待一切事物的发展;就是禁得住领导和同事的批评,禁得住诤友“泼冷水”,禁得住误解、指责与谩骂,即使钻心疼痛也强压住;就是“千里家书只为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,万里长城今犹在,如今不见秦始皇”的宽容大量;就是“将军额上能跑马,宰相肚里能撑船”的非凡气度;就是“忍一点风平浪静,让三分海阔天空”的高瞻远瞩。

如何忍耐才能负重?忍耐,也是要学习的。与生俱来的忍耐多少有些稚嫩,腰杆儿也尚软;而真正的忍耐,需要在社会实践大熔炉中滚上几遍,需要在挫折、艰辛与磨难的风雨中洗礼一番又一番。“一言之忤,则勃然而怒,一事之违,便急然而发”,只图一时痛快而为,只图蝇头小利而作,只图名利声望而甘为“彩头儿”遮望眼,是无以练就坚忍不拔的意志的。忍耐,要学会用“将心比心”之法,替他人设身处地,推己及人地思考事情;忍耐,要学会用“化解矛盾”之法,遇到矛盾时要从长远看问题,立足于全局找解药;忍耐,要学会用“反向思维”之法,让自己的头脑辩证起来,灵活起来,可以有“一根筋”的劲头,但是不可以有“一根筋”的头脑。如此,忍耐才不会“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”。“忍耐”的哲学智慧,唯有付诸实践的意义,才能负重行千里。

有人会认为,忍耐是软弱的表现。绝非如此,忍耐不是“窝囊”。因为善良而被欺负孰不可忍。相反,“忍”有一种力量,这种力量在最艰难的时候会不断积累、发酵、强大起来,最终会变得坚如磐石,不可击破。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“忍”活脱脱就是一只“背水一战”的怪兽!它什么也不畏惧,它期待毫无征兆的挑战,期待狂野如狼的“逆战”,期待轰轰烈烈的凤凰涅槃。“忍”这只卵儿一旦蜕变成美丽的蝴蝶,就是金刚的战士,就是帝王陵墓里那只最能忍辱负重的神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