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01-

有段时间我和萧萧走得比较近,大概因为我表现的比较沉默好说话,她心直口快也就什么都愿意和我说。

有一次周末的时候,天气晴朗,萧萧约我出门玩。我们就去了离市区不远的古镇,方便拍照,还可以买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。

萧萧是个很美的女孩子,特别喜欢自拍,非拉着我和她一起,我虽不喜欢自拍,但也不好意思拒绝她的请求,毕竟一起出来玩,开心就好。

下午的时候,我们找了一个很温馨的咖啡厅坐着休息。萧萧开始翻看之前拍的照片,准备发朋友圈,我一个人自顾自地玩手机。

她突然好奇地问我:“怎么这么多自拍,你的眼睛都没看镜头啊?”

我其实不想回答她,但考虑到她算是我的好朋友,告诉她也没什么,所以就玩笑似地说:“因为我只有一只眼睛看得见,时间久了就有点斜视了。”

她丝毫没有看出来我笑得有多么难堪,继续大笑着说:“那岂不是独眼龙?你一只眼睛看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啊?我好想试试。”

“和两只眼睛看是一样的,我要是不说,外人看不出来我另一只眼睛失明。”我尴尬地笑了笑,继续回答她。

萧萧哈哈哈地大笑了几声,仍然不依不饶地追问:“哎呀,你给我描述一下嘛,我第一次见有人一只眼睛瞎,一只眼睛正常,有点好奇。”

我有点厌恶,但依旧淡淡地对她说:“和你看的视野是一样的,没有什么影响。”尽管内心万丈波澜,依然拼命掩饰我自己的情绪和自尊。

-02-

回学校的路上,我一路沉默,没再和她说话。之后我很少和萧萧联系,她大概也知道了为什么。

有一天上课我去晚了,从后门进教室的时候,无意间看萧萧和其他同学说说笑笑,有一句话非常刺耳地传进我的耳朵:

“她那个人太小气了,是自己瞎了嘛,我又没说错,明明我开玩笑呢,她怎么就生气了。”

她不是我,感受不到我撕扯的疼痛,却要求我赤裸裸地展现疼痛,对我来说这就是一场哗众取宠的酷刑。

拿着我的隐私到处宣扬,真的触碰到我内心最痛的地方了,从此以后我和萧萧再也没说过话,形同陌路。

我不遗憾失去这个朋友,因为那些将别人身上的伤口放大成幽默的人,都不值得做朋友。

也许萧萧真是无意和我开这样的玩笑,但拿我的缺陷和我说说笑笑,我就是玻璃心了,开不起这样的玩笑。

说什么“越损代表我们越亲近”,“好朋友才会对你这样”之类的言论,我是不能认同的。

性格开朗,心直口快绝不等于口无遮拦。

我不是一个特别计较的人,可是再亲密的关系,也要注意别去触碰别人的底线,更别拿开玩笑的口气,使劲在伤口上撒盐。

亚里士多德曾说:“放纵自己的欲望是最大的祸害;谈论别人的隐私是最大的罪恶;不知自己过失是最大的病痛。”

-03-

生活中我们经常遇到像萧萧这样的朋友,把心直口快当作是一项理所当然的优点,表示没有心机。

得罪人了以后,最多一句“我这个人就是直了一点,没有恶意”。

一句话带过,好似船过水无痕,但是对方却被气得七窍生烟。

问题是有些人真的很没礼貌、没有同理心,直到得罪人了还不自知。轻重不分和耿直是两回事,刻薄嘴欠和开玩笑是两回事,口无遮拦和坦率是两回事。不知轻重,就千万不要说心直口快。

直爽的人会用委婉的方式说出心里话,而不是像那种没心没肺,说出难听的话还有脸说是在开玩笑。

如果我们嘴巴笨,能沉默的时候,就不要多说话。不要没话找话,也别以“毒舌”为幽默。

最好的教养在于,不把自己的快乐凌驾于别人的伤口上。玩笑怎么开,话怎么讲,分寸最重要。说话的分寸就是做人的尺度,分寸一乱,人设就要崩。

在我看来,聊天的前提是互相尊重,其次才是聊天内容让人感到幽默或者快乐。

不能拿别人的疮疤,甚至生理缺陷开玩笑,否则,只能破坏和谐。

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千百种,没有特别的行为规范,但不管哪一种都不是以互相伤害的方式来达到友谊长存的。

希望我们遇见弱者时,温柔善良,不张扬也不以犀利麻辣的毒舌为幽默,而是发自内心尊重每一个人。

最后引用一句:出言有尺,玩笑有度,过犹不及,物极必反。


作者:李晚来
來源链接:https://www.jianshu.com/p/60174272338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