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25日举行的第三届世界浙商大会第三场论坛上,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、浙商总会首任会长马云的演讲依然亮点纷呈,而在我看来,最大的亮点是,他倡议“永不行贿”:

“我希望,浙商永远不参与任何行贿,如果我们的会员参与行贿,就清除出去。这个代价不能再让我们的下一代去承受,再去拼这些东西。”马云希望大家坚持底线。“我们拼真本事,拼的是睡地板,拼的是勤奋,拼的是不断改变自己,拥抱变化。”

在办事总想着去走后门,走捷径的社会,甚至走歪路的社会,马云能够站出来倡议“永不行贿”,不但自己“永不行贿”,也奉劝别人“永不行贿”,实属不易;在全国上下反腐败、政商关系进入调整期的时候,无疑具有积极价值。这样旗帜鲜明的喊话,不得不说是直接抽了京东商城创始人、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京东刘强东的耳光,确实是让其情何以堪。

就在半个月前,王海实名举报京东与工商局“联合办公”一事,京东与工商局至今没有给公众一个交待,公众普遍怀疑里面有猫腻,很有可能京东涉嫌向工商局行贿。

不管怎么说,京东商城作为企业,直接入驻监管部门“办公”,肯定是不对的。你想,运动员和裁判员打成一片,亲密无间,难分你我,你相信比赛能公平进行吗?你不怀疑裁判员会偏袒运动员吗?打死你也不相信。

作为“运动员”的京东与作为“裁判员”的工商局走得那么近,搞得那么密切,居然在一起“联合办公”,这场景太令人愕然了,这是哪跟哪的事儿。

工商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受理整个投诉过程中,均由工商的工作人员接收消费者投诉,反馈给企业进行核实,最后再由工商人员负责进行行政调解。这个流程有问题吗?好象没有问题,但是,在一起办公处理就有问题,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:

一,非联合办公,京东的员工与工商局的公务员也可能亲密无间,但至少在场面上不会授人把柄,现在你们两家弄成一家,不可能不让人浮想联翩,认为京东行贿公权力,并从公权力那里得到好处,这合理的想象你没有扑灭,因为你做得不够好,你没有办法息灭悠悠众口。

二,消费者到工商局投诉,工商局现场就“反馈给企业核实”,极有可能让企业知晓了投诉人的信息,你这不是将消费者卖给了电商吗?电商掌握了投诉者信息,会不会对其进行“报复”?作为行政执法机关,工商部门保护举报投诉人信息的职责在哪?就算京东与工商局背后没有猫腻,联合办公也是非常不妥的。

最为关键的是,工商局消保科科长王某峰的客户级别为京东的“金牌客户”,收货地址与北京市工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地址一致,消费金额加起来大概7万多元,多张购物订单用“礼品卡”和“优惠券”抵销后,实际支付金额为0元。

虽然暂时不能确认这7万多元就是京东的行贿资金,但是,京东这种礼品卡不仅不需要实名登记,可以随意选取发票名称,非常适合腐败勾兑,京东与工商局仍未能逃瓜田李下之嫌。

如果京东和工商局自认是清白的,就应该大胆站出来将这7万多元消费向社会讲清楚,或是让相关机构进行调查,现在京东对于此保持沉默,有意回避,工商局也只是有“有限回答”,想让事情石沉大海,这非但不能堵塞舆论,更让人对双方抱以更大的怀疑。

作为依靠消费者支持和信任赢得市场的京东,在一件事关消费者切身利益的事情上如此回避沉默,如何让公众相信你是诚信经营,相信你在讨好权力的时候不牺牲消费者的利益?所谓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任何商人向官员行贿的钱,一定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,变成消费者的成本。真正为消费者考虑的商人,应该不行贿,此降低消费者的成本,为消费者谋福祉,赢得消费长远的信任和支持,以此创百年老店。

商人或企业靠行贿固然可以得一时之便利,但终究非长久之策,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,回头看牟其中、黄光裕、周正毅、唐万新、杨斌、仰融、张荣坤、徐明等富豪的下场,有多少人当年是靠行贿官员发财,又因之被拉下水?相反,说“不行贿就是我做事的一个基本原则和底线”的王石,不仅生意做得稳当,同时赢得公众的尊重,名财两收,并不因为没有行贿就生意做不下去了。

如此看,马云和王石的“永不行贿”确实是更为高明的一棋,如果京东想要走得更远更正,就应该对举报人所举报,媒体所报道的一切疑问,有责任站出来,以公开坦诚的予以态度回应,给公众一个交待。并以此为契机,将这一段腐烂的“盲肠”切掉,对京东的长远来说,是好事而不是坏事。